跳坑频繁,怠惰成性。

余震未止(本次事件的总结)

——至到大树倒下时我才知道它的内里已满目疮痍。

咳咳,第一次直接参与到这样轰动大半个圈子的事件中来,想了想不趁最后的时间和大家道个歉并且蹭一波热
度,还真是对不起自己因为骚话而增加的那些粉(ಡωಡ)

我是在污大发布断交说明后参与进来的,因为叹歌大大一番像是“我已百般迁就你依然去意已决”的自白,让先前本就更喜欢温柔、宠粉的叹歌大大的我一下子选好了team。并在污大发出叹歌大大骂人的图片后同大多数站这一边的同僚们一样,认为她只是脾气躁,说话暴而已。

接下来是在叹歌大大评论区里掀起的一场骂战。

如果先前只是旁观的话,那我便因为这场骂战正式加入了这恩怨纠缠之中。(对于我这个小透明来说还是第一次,超激动的ಥ_ಥ)

我因为一条反驳别人的评论,一不小心被很多同边的人们称赞了起来,喜欢凑热闹的心理让我更加深入地参与到了骂战之中,更加用力地开始想梗、抠字眼,却都只是为怼而怼,近乎忘了自己这么做的初衷,只是想要在又一次出其不意的骚话看看会不会涨粉而已。


对此,我要向所有因我的话语而不开心或被伤害的大家诚挚道歉!


令人窒息的是本次骂战居然还有收获:几个莫名成了我粉的好友与绯大的回复(虽然也是骂我的ಥ_ಥ)

这次的骂战最终以叹歌大大删日志而结束。
我本以为今天最大的高潮也随之结束了。

殊不知那只是强震前的小晃动。

下午污大放出聊天图,我在看完最后一张后近乎懵了。

我也为装a画过图,却在发布几分钟后因为嫌弃画的太丑而删了。
如果那一条日志被叹歌大大看到的话,我是不是也是她要骗的热度之一?
或者她根本不屑用我这丑爆的图骗热度?

我明白了对方知情人所说的人设崩塌是怎么一回事。
崩塌的不是她温柔温婉的人设,而是她宠粉且善良的外壳,将内里的臭油坏酱都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让每一个在这种几乎撼动整个圈子的战争中站在她一方的人们惊异又无措。

我头一次这么希望叹歌大大拿出证据来证明她不是那个胡乱diss别人又践踏粉丝心血的人。

但她承认了。

像是之前所有坚持构成的护网一下子被撕裂,我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在自我感动而已,我所保护的不是我真正想保护的那个叹歌。
她根本不会在看到粉丝送来的图之后如展现在Lofter上的那样哭到东三省发大水。
这些都是假的。

南京人感到心寒。
南京人感到可笑。

我去翻了评论记录给自己骂过的人们一个个私信道歉,也终于明白了“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水”这个道路。在一路的因隐私设置而无法发私信的系统提示中,我心中的愧疚愈重。

真是对不起,我连一句对不起都没办法对你们说。

然后叹歌大大在发布一段意义不明却指向明确的日志后选择了销号。
我们都已经知道她想在离开前再一次震慑一把参与者们了,让自己team的人继续来闹一把。

但实际上她那边已空无一人。


大大你忘了呀,是你把我们推开的。

你推开了那些选择无条件相信你的人。
你推开了那些不了解实情却愿意维护你的人。
你推开了那些原本和你相处和睦的圈中好友。
你推开了那些将自己的心意认真奉上的粉丝们。

你推开了我们,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这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甚至头像还留在污大打赏榜的第一位。

你决定不再参与这场因你而起的事件中来,直接销号走人,匆忙程度,甚至连10分钟的倒计时都只等了一半。

在你离开后,一个个被抹去的名字站了出来,我这才发现叹歌大大今日的这番境地不是一蹴而就的。

——至到大树倒下时我才知道它的内里已满目疮痍。

我无法忘记污叹二人的互吹日常,无法忘记你在每一次转发粉丝画时的一连串惊叹号,无法忘记你写下的那些令人心动的文字,无法忘记你对于每一个读者的认真回复。

现在你告诉我一切都是假的,我所认识的叹歌大大只是你用来吸粉的外壳罢了。
我无法原谅。

真心错付。

相信污大在接受你的谩骂时应该也会有这种感受。
从心尖上泛起的冰冷。

现在随着叹歌大大的删号,地震都结束了。
但余震未止。
并且有可能将影响深远,轻易地将大家一起努力营造起来的良好环境破坏。

胜出圈子真的是我见过最混乱的圈子了,惊心动魄的事件层出不穷,随便一件拿出来都可以组织出一套阴谋论。

不知道还有多少叹歌隐藏其中。
也不知道会有多少龙浮岚、格瓦拉和污会出现。

初中生都觉得老复杂了(눈_눈)

嘛嘛,这次事件算是我成长路上的一个小坎,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定论、胡乱站队,也算是难忘的经历了。


再见了,暴躁老歌。
虽然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



最后,心疼一波馍大(ಥ_ಥ)

评论(3)

© 宁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