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频繁,怠惰成性。

[佩帕]冬眠

深冬时节,帕洛斯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把自己蜷成一团埋在被子里,身体会因为接触面积变大而更加温暖,令人忘却了辗转反侧的孤独。

有一天深夜,起夜的佩利在返回的途中迷迷糊糊闯入了帕洛斯的房间,将帕洛斯连同被子一齐拥在了怀中,倒头就睡。

被惊醒的帕洛斯在一瞬的恼怒后冷静了下来,艰难地把头从佩利的臂弯下的被子中伸出来,对上了对方带着不知做了什么好梦的睡颜。一整天都在跟着雷狮到处跑的佩利此刻睡深了,他出乎意料地不想打搅对方的美梦。

但他敢把口水流在自己的被子上的话,帕洛斯一定会狠狠地把他踹下床去的。

帕洛斯闭上眼打算睡去,但隔着被子感受到的身侧人体上的温度,不由得促使帕洛斯继续把二人的距离缩短了些。

待已经靠在了佩利的胸口,对方身上一阵淡淡的汗腥味引得帕洛斯嫌弃地把眼睛闭得更紧,嘴角的幅度却更大了些……

帕洛斯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只小狗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不管他怎么做都甩不掉它,他虽然很高兴于小狗的忠诚,却不住地在嘴上埋汰着小狗。

帕洛斯在前面走着,那只小狗依旧傻乎乎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口有一个黑漆漆的洞,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随着空荡荡的心出现的是入骨的寒意,他抱紧自己,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时,小狗突然撒开丫子朝他奔了过来,在快要碰上他的时候一跃而起,一头撞入了那个黑洞,随着邀功似的两声“汪汪”,温暖蔓延上了全身,那个洞口被填满了,而小狗却被他抱在臂上,欢快地摇着尾巴……

佩利一睁眼便看到了怀中帕洛斯闭着眼,勾着唇角的安详睡颜,他有些呆愣地瞅着对方的脸,没有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和帕洛斯睡在一起的原因,倒是琢磨起了帕洛斯做了什么好梦,会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

佩利嗅了嗅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一下子把刚刚的疑惑抛到了脑后。算了,不想啦!

他把帕洛斯抱的更紧,歪过头又沉沉睡去。

——冬日还很长,幸好还有人为我带来温暖。

FIN

评论(2)
热度(50)

© 宁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