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频繁,怠惰成性。

[凹凸多cp]一对一辅导②

*凹凸学院AU,涉及cp:(高二)雷安、佩帕;(高一)瑞金、凯柠
*ooc,吐槽担当紫堂出场

———————————

②来和辅导对象吃个午饭吧

高二的场合
寒冷冬日的温暖午间,凹凸学院的学生们在熬完了上午所有的课程后随着下课铃的响起一窝蜂涌向了食堂,站在拥挤的打饭队伍中排队的安迷修站了一会儿后,他感到身后的人似乎稍稍靠近了些。

想要插队?

安迷修皱了皱眉头,这样不守规矩的人他见过不少,以前自己遵循着骑士道的召唤次次挑明阻止,结果总是招惹上了一身麻烦,这次……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选择了不去声张,而是默默地把腰杆挺得更直挡住了身后人偷偷蹭到前面去的可能。头顶不小心与对方的下巴来的一次撞击中,身后的人似乎是愣了一下,却又恬不知耻地贴的更近。

这家伙……

安迷修在不满中发现那人贼心不死似的,无数次像是想把自己逼走一样将一条腿伸入自己的双腿之间,光看身旁排队同学惊诧的目光就知道这个姿势有多别扭。

“呵,这么能忍啊?”故意压的低沉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耳垂的敏感地带被一阵热气吹过,安迷修浑身一哆嗦,反手给了身后的人来了一肘击。

“雷狮!!!”前几天被堵在厕所里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好好说过话,今日那段屈辱的记忆跟随着被捉弄的怒气一同涌上脑门,所以作为发泄,安迷修的这一击下手得格外重。

但是,安迷修忘记了对方的一条腿还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并且因为刚才的刺激自己下意识夹紧了的事实,所以随着雷狮被手肘击倒,安迷修也被带着缓缓倒了下去。

视线下移中,他好像看到了围观的一群女生们带着张扬的笑容在不停地拍着照。

在下在女孩子们心中的形象……完蛋了……

安迷修颓唐地躺在雷狮的身上不愿起来,心说干脆压死这家伙算了,但没注意到对方在他倒下时护住他的双臂此时还轻环在他的腰上。

“嘶……”肚子被打得好疼啊。

雷狮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安迷修,扯了扯嘴角。

“明天的凹凸学院报又有新头条了啊,我的辅导员。”

“闭嘴!”最终还是招惹上一身麻烦的安迷修看着周围“咔嚓咔嚓”的拍摄灯闪烁,像是一条咸鱼失去了梦想。

“你这几天都没有尽到责任。”雷狮的手在他的腰上挠起了痒痒,“好好辅导我的话,我以后说不定就不找你麻烦了。”

“哼,你这种恶党的话怎么能信——把你的脏手拿开!”

而耳边此起彼伏的女生尖叫声和不住的“雷安”呼喊让安迷修再度蒙逼了起来。

这是什么?新的催战口号吗?

知晓一切的雷狮笑而不语,只是在遗憾自己想和安迷修一起吃午饭的计划又泡汤了。

另一边,早已坐下吃饭的佩利和帕洛斯正在望着雷狮打饭方向的人群骚动。

“帕洛斯,是不是老大又搞什么事情了?”佩利一手拿着啃了一半的鸡腿,眼中又显露出好战的神色。

“就算雷狮又惹出乱子了你也别想着去帮忙。”帕洛斯舔掉了筷子上的米粒,伸出一根敲了一下佩利的下巴,“好好吃你的饭。”

“哦……”佩利不甘心地大口咬着鸡腿,毫无规矩的吃相让帕洛斯想起了昨天在年级交流群里看到的一条发言:“那个佩利,对对就是那个佩利,我今天看到他和一年级一个超萌的学妹边走边聊天耶!”

就这家伙?

帕洛斯衔着筷子端详着眼前人的脸。

长得是还不错,但头发一直疏于打理导致看起来乱糟糟的,又不肯去修剪,所以基本上是以一个诡异的高翘独辫的形式立在后脑勺上;性格方面嘛,一言不合就打架,说话语气还总是凶巴巴的,对自己倒不会这样,但那副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样子总是很招人讨厌。

这样的家伙会有人喜欢?

帕洛斯不想理会刚刚自己一瞬间的胸闷,只是更加确定了交流群里的发言纯属诽谤。

那些好事的人倒不如想想怎么继续推广佩帕cp。

帕洛斯眯眯眼,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佩利学长。”

带着处在变声期的小小鼻音,女孩子甜美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帕洛斯的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他看到了对面坐着的蠢货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带着喜悦和兴奋。

帕洛斯的心脏不知为何跳动变快了许多,圆滑如他,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头戴柠檬发饰的娇小学妹快步跑到了佩利的身旁,悄悄在他的耳边不知嘀咕了什么,佩利咧开嘴露出了一排锯齿牙的标准笑容,而那个女孩子也在他的身侧珉着嘴巴微笑着。

“咣铛”一声,帕洛斯把餐具摔在了餐盘中便转身离去。

佩利和身旁的学妹被他的突然动作给惊愣住了,但佩利很快反应了过来,着急地呼喊着:“哎哎,帕洛斯你干嘛去呀!”

帕洛斯背着身朝他挥挥手。“没什么,散散心去。”

“嗯……搞不懂他。”佩利苦着脸挠了挠头发,转身满脸得意地问道,“怎么样小柠檬,本大爷的方法是不是很管用?”

“唔……好像是起了效果。”安莉洁露出了略有些羞涩的表情,不住掰弄着自己的手指。

“凯莉她……看到我给她带的早餐从一开始的丢掉变得会挑一些吃了;体育课上跑圈会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旁边催促我;辅导我学习的时候……”

安莉洁的手掌合在了一起,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她总是会说我笨,再也不会向以前一样对我置之不理了。”

“哇,你们的关系好得这么快啊!”佩利颇有一种带出优秀徒弟的自豪感,开心地站了起来,搭上了安莉洁的肩膀。

“加油啊小柠檬,总有一天你们俩的关系会像我和帕洛斯一样铁的!”

“嗯!”

二人并不知道他俩勾肩搭背的样子被人拍了下来并已传到了以八卦闻名的二年级交流群中。

“那个佩利真的有女朋友了诶![鲜花插在狗粪上,jpg]”

“哇靠,不会吧,那个佩利也会有这么可爱的学妹和他谈恋爱!?”

“呜啊啊啊不要啊,我的佩帕cp!”

交流群中为这张照片讨论得热火朝天,坐在空荡教室中的帕洛斯看着手机点开了图片,慢慢把佩利的脸放大,手指轻触在对方的笑脸上。

那个蠢货居然也会有人喜欢。

怎么会有人喜欢上他呢,除非那人是瞎子!

帕洛斯呆滞地看着指尖指着的佩利毫无防备、满是兴奋神色的笑脸,胸口的心脏部位又感到了一阵心闷。

喂蠢货,为什么除了我这个瞎子,还有别人会喜欢上你呢?

————————————
高一的场合
金悄悄挪动屁股凑近了格瑞,靠近他的耳朵小声说道:“格瑞,你觉得凯莉这样没事吗?她已经冒着黑气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好久了诶。”

格瑞却没有回答,而是专心吃着面前的午饭,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姿态,坐在凯里身旁的紫堂幻欲哭无泪,和金来了个眼神交流:

金快帮帮我!@x@

格瑞不帮忙,我也没办法啊。Q_Q

那我该怎么办?O_o

先忍忍吧,凯莉这个样子太可怕了。T_T

哦漏!QAQ

金还在冲着紫堂挤眉弄眼呢,却被格瑞一下子按住了脑袋。

“格瑞?”

“好好吃你的饭。”

紫堂幻发誓,他刚刚看到了格瑞冲他投来了冰冷的目光注视。前有格瑞的注视,侧有凯莉的黑气,深深寒意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不散。大概是今天天气太冷了吧。紫堂这样想着,默默地扒起了眼前的饭。

吃饱就暖和了〒_〒

凯莉看着不远处露出开心笑容的安莉洁,把牙齿咬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该死,那家伙搞什么?表面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没到居然背着我和高年级的人谈起了恋爱?

安莉洁又和对方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跑了回来,一边跑着一边冲凯莉挥着手,依然是一副开心的样子。

切,谁理你!

凯莉把头别到一边去,正在扒饭的紫堂抬头看到她,差点吓得把筷子吞下去。

凯莉在、在笑!?而且笑得好诡异啊!

的确,凯莉一反刚才的低气压,脸庞上浮现了一丝笑容,但……浮现的只有下半张脸的笑容,她的眉头依旧是紧锁着的,眼睛中依旧带着阴郁的神色。但在安莉洁站到桌前的那一刻,这张脸上的表情又来了个180°的大变样,对安莉洁露出了一如往常不耐烦的表情。

“又找我有什么事啊?刚刚不是和你的小情人聊的火热吗?”

……

紫堂看着安莉洁一脸迷茫的样子,竟不知应该该从哪开始吐槽。

凯莉你为什么一看到安莉洁来了就变脸了啊。

“小情人”这个词用来形容那位高190+的学长真的太不贴切了啊。

这句话ooc了啊!凯莉你原来是傲娇属性的吗!

“不是情人。”安莉洁好像终于明白了凯莉所说的人是谁了,着急地解释道,“是、是一个学长,他帮了我很多忙的,是个很好的人。”

凯莉对于安莉洁“包庇”那个人的不满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她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领口,把她向下拉使她的视线与坐在椅上的自己齐平。安莉洁被对方突然的“亲近”吓愣了,碧绿的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凯莉的深蓝眼眸。

“安莉洁,你是我的辅导对象。”凯莉紧盯着她的眼睛,“你只能听我一个人的话,懂?”

“嗯。”安莉洁并不能明白对方莫名怒气的来源,但对于二人之间过近的距离,她红彤彤的脸颊给了凯莉一种奇异的愉悦感。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俩靠那么近的话,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像是喃喃一般的警告后,凯莉终于放开了对方的衣领,望着她依旧蒙圈的神情,凯莉这才发觉自己刚才有多失态,她轻咳了一声:“好了就这样——你吃过了吗?”

安莉洁摇了摇头。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磨蹭,快点,再不吃饭都要被打光了!”凯莉一边训着安莉洁却又一边站起身来走向了打饭的窗口。

安莉洁反应过来,轻快地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谢谢你凯莉。”

“哼,别自作多情了,你要是不吃饱饭的话下午的辅导可没办法继续。”

“凯莉最好了(*¯︶¯*)”

“闭嘴!”

听到远去二人传来的谈话声,紫堂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塞。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受,就像是……被人用棒棒糖捅心的感觉……

“金。”一直沉默的格瑞突然开口了,在金转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时将筷子塞入了他的嘴中。

“唔?”金含住了格瑞夹来的东西,在对方的筷子离开嘴巴后慢慢咀嚼了起来,而后眼神猛然变得闪闪发光起来。“好好吃啊格瑞,这是什么东西?”

“牛奶糕。”格瑞又从自己的盘子中夹了一块递到金的面前,望着他“啊呜”一口把奶糕连同筷尖一同含入口中的满足神情,格瑞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对方的后颈。

金吐出了筷子,一道透明的长丝连着筷子被拉出,长丝的另一段连着金的嘴巴,在二者的连接断掉后长丝从金的嘴角往下贴在了他的下巴上。

“格瑞,我还要!”

格瑞在听到金的这句话后脑内“嘭”地炸出了烟花,一些在深夜梦中对于金的不好想象随之浮现在脑海。格瑞用手背挡着脸不让金察觉自己的窘迫,但坐在他们对面的紫堂却清晰看见了一只泛红的耳朵。

他默默拿出手机查看了高一年级的交流群。

“幼驯染赛高![喂食.jpg][捏捏.jpg][格瑞羞.jpg]”

果然被人偷拍了啊!

被人用棒棒糖捅心的感觉再一次出现,紫堂低下头继续扒着眼前的午饭。

吃饱了就不痛了。

TBC

———————————
好想写格瑞做的梦啊……

评论(4)
热度(88)

© 宁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