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频繁,怠惰成性。

[佩帕]他的味道

*第一次写佩帕,ooc请见谅

————————————
帕洛斯皱着眉头看着上身布满伤口的佩利,一边帮他包扎,一边训斥着要他好好穿上衣。

“不要!”佩利嗤之以鼻,“穿上那些碍手碍脚的衣服战斗的时候一点畅快感都没有了,要不是雷狮老大命令我必须要穿裤子的话,我真想和以前一样脱光了好好地打一次架!”

帕洛斯盯着热血沸腾的战斗欲写在脸上的佩利,用力地扯了下刚刚包好的绷带。

“呃啊!”佩利疼出一声惨叫,随即转过头怒瞪着帕洛斯:“帕洛斯你是故意的吧!”

“这只是我的包扎工作而已。”帕洛斯低下头做出一副认真看着对方身上伤口的模样,嘴角却带着掩不住的窃笑。

“大骗子,你肯定在骗我!”佩利伸长脖子凑近了帕洛斯,做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我要咬死你!”佩利凶狠的语气在帕洛斯听来摆明只是一种恐吓。在他看来佩利就像一条凶猛的大狗,即使多么威风,在遇到主人后也只能收敛戾气乖乖听话,有时大叫两声宣示一下自己的力量罢了。说到底,它又怎么会敢伤害自己的主人呢?

所以帕洛斯压根没在怕的,他笑着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领子对佩利挑衅道:“好啊,你来咬吧。”

佩利愣住了,他原本只是想借机吓唬一下帕洛斯,他那小身板要是真被咬坏了自己就算是欺负“弱小”了。但看见对方如此嚣张的气焰,佩利气不打一处来,“啊呜”一口真给咬了上去。

“嘶……”脖颈上突来的痛感让帕洛斯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下意识攀紧了佩利的肩膀,又在触摸到对方伤口的绷带后猛的弹开。他确实没想到这条大狗居然真的会把利齿伸向自己的主人。虽然知道这傻子一定不会真的想伤到自己,但那不知轻重的一下子还是让他痛了一阵。

看着那条还紧咬着自己的颈子不放的臭狗,帕洛斯恼怒地打算把对方推倒在地,但看到他身上还透着血迹的绷带后停下了动作,衡量了一会儿,最终敲打起佩利的头:“佩利你真想痛死我吗?快给我松口!”

佩利疼得直哼哼,终于松开了口中的那块肉,帕洛斯心疼地摸了摸留下一大块牙印的脖子 ,反手用力弹了下佩利的额头。

“长本事了啊?真想咬死我?”

佩利却按着被弹到的地方委屈巴巴地瞅着他:“我本来只想咬一下的,但帕洛斯你身上太好闻了,我没忍住就多咬了一会……”

帕洛斯微笑着再度用力地给了他来了一下:”想在我面前骗人?我今天可是什么你喜欢的东西都没有吃,怎么会有好闻的味道?”

“不是食物的味道!”佩利双手紧护住自己额头,小心地凑到帕洛斯跟前,闭上眼认真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

帕洛斯感受到鼻子上一略而过的柔软,耳朵发起热来,埋怨这条傻狗靠的太近了,呼吸呼热了自己的脸。

“是帕洛斯的味道,”佩利睁开眼紧盯着帕洛斯,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佩利超级超级喜欢的味道!”

说完这话的佩利并不明白眼前的帕洛斯为什么一边像是生气似的骂着自己“傻狗”,一边又红着脸不和自己对视。

“我又说错什么了吗?”佩利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他本来不想惹帕洛斯生气的,但看着对方脖子上深红的咬痕,委屈的神情再度浮现在脸上。

“咳咳……”帕洛斯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脸上还留有深色的红晕,“喜欢我的味道的话就直说,也不是不可以给你咬的……”

“真的嘛!?”话音未落,佩利便重新精神起来,开心地扑在了帕洛斯身上并抱紧了对方。强大的冲击力让帕洛斯后退了好几部,最后被牢牢锢在了怀中,脖子开始被傻狗到处啃咬。

“你这家伙!”

手触到对方身上交织的伤口和绷带,帕洛斯把指责的话语咽回肚中,无奈地看了眼兴头正旺的佩利,伸手替他理顺了头上的乱毛。

——只是因为喜欢我的味道吗?真是单纯的家伙啊。

帕洛斯恨铁不成钢地摸着自己的傻狗,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

——下次还是和雷狮提议给佩利弄件上衣吧,隔着一层布料他说不定就听不太清我慌乱的心跳声了。

FIN

评论(4)
热度(99)

© 宁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