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频繁,怠惰成性。

[贱虫ABO]小男孩(上)

下篇地址

*雇佣兵Alpha贱X学生Omega虫

*无能力,第一次写ABO设定并不太了解请诸位见谅
*百粉点文的产物,感谢小天使 @宅家的喵呜青梅 一直以来的支持⊙▽⊙
*我我我居然两个星期没有更新了,对不起各位小天使〒_〒

————————————
Peter前脚刚踏入这条幽深的小巷中,身后便传来了棍棒交错撞击的声音。他赶紧跑到了巷子拐角的阴暗处,缩起身子把自己隐入了小巷的黑暗中。

——有什么人打起来了?

他听着不远处此起彼伏的打斗声和惨叫声,想着那惨烈的打斗场面,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

——莫非是黑帮打架?

想着电影中那些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的光头Alpha,Peter感觉自己可能是蹲太久了,双腿麻得开始颤抖。

——该死,今天为什么要听信手机地图的鬼话走这条近路啊!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宁愿因为迟回家而被梅姨责备,也不要在这个肮脏阴暗的地方听着这么触耳惊心的打斗声,并且自己还可能会陷入危险。

打斗声这时却渐渐消失了,一个男人得意的声音传入耳中:“丑陋的雇佣兵,你他妈真的以为你一个人能干得过我们十多个人吗?这次别想再全身而退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清脆的口哨,明显是带着挑衅的意味。

“哥可从没说过这次只想要全身而退——我还要抢走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男人说话的语调一直在上扬,到最后一个字时Peter甚至怀疑他要笑出来了,他不像是听到了对方放下的狠话,倒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一般心情愉悦。

紧接着,一阵浓郁的Alpha荷尔蒙的味道猛然充斥在了Peter的鼻腔,他皱着眉头捏紧了自己的鼻子。

——这个Alpha身上的味道真难闻!

“你这个——丑陋的怪物!”随着男人被激怒后气急败坏的怒吼,又是一阵混乱的打斗声。

Peter更加用力地缩紧了身子,大脑飞速地思考起眼前的情形来。

——从刚刚两人的对话中可以知道这个Alpha是个雇佣兵,听他轻松的语气,肯定是对这次的打斗胜券在握,所以他的实力一定非常强悍。
——他可能真的能一个人打过十几个人!

Peter在心中默默盘算着。别误会,他想让那个一面之缘都没有的人赢的原因是要是自己被发现了以后,逃跑时一个人总比十几个人好甩开。

那股味道愈发浓郁了起来,Peter猜测那个男人可能爆发了更多的力量去战斗,年轻的小伙子还是抵不住好奇心的诱惑,悄悄从角落里探出了头偷看起了这一场混战。

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高壮身影立在不远处,他背对着Peter站着,手中握着一只血迹斑斑的木棍,棍子的顶端还有着未干的鲜血沿着边缘流下。

他的面前站着一排身上印留着大块血迹的男人们,他们脸上的表情或惊恐或憎恶,但无一例外地站得离他远远的,毕竟那个男人的脚下正踩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死、死人了!?

Peter用力捂紧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要下意识尖叫出来,他的手指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眼周感到有些发热,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样,但他还是死命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God,求您保佑我今日能够平安回家吧!

“现在……谁是丑陋的怪物?”连帽衫男人加大了踩着尸体的力度,使他的喉中再度喷出了大量尚有余温的鲜血,红上加红地狰狞感让一排人齐刷刷退后了一大步,没有一个人敢正视对面。

“你们,“他的视线移到了对面的众人身上,”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扔下后滚吧,哥今天玩腻了。”话音刚落,那群刚刚还颤颤巍巍的人一窝蜂涌了上来,一开始的嚣张气焰全消,把身上的钞票一张张的向男人身上塞。

——真没骨气!

Peter鄙夷地看着那群讨好之色溢于言表的人。

“嘿,把你们的屁股给我挪远点儿!”连帽衫男人大力一挥棍子,把两个对自己动手动脚的Omega打倒在地。两个人的腿前正躺着那具早已被踩得看不出人形的尸体,他们吓得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周围的Alpha和Beta看着面色阴沉的男人和他脚下踩着的“先烈”,不约而同地退后了一大步,与他保持了一大段距离,唯有地上的两个“可怜”的Omega被男人凶恶的目光紧盯着,抱作一团瑟瑟发抖。

男人手中的木棍“嘭”地砸向了地面。

“快滚!”

像是大难不死一般,两个Omega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一群人连滚带爬地逃离了巷子。

——对对,都快走吧,你也快走吧!

Peter紧盯那个男人接下来的举动,却见那个男人忽然转过了头,藏在帽子下一张布满狰狞伤疤的脸正对向了Peter。

“啊!——”Peter终于还是被吓出了惨叫,他跌坐在地,看着男人大步走向自己,身后留下一串血脚印,从那具尸体处一路延伸过来。

“别、别过来!”Peter知道自己继续坐在这里一定是死路一条,但他的腿肚子已经颤抖到无法站起来了,他绝望地看着对方一步步靠近,做着徒劳的警告:“你、你已经杀了一个人了,如果再杀了我的话一定要在监狱里呆一辈子的!所以、所以……”

“所以哥还是把你放走比较好?”男人带着戏谑的口气说道。他已经走到了Peter的身前,蹲下身来掰起Peter的下巴让他的视线与自己齐平,意料之中地通过手掌感受到了对方的又一阵战栗。

“可哥的秘密刚刚被你发现了啊,所以对不起了小男孩~”男人的手从Peter的下巴移到了他的脖子上,粗暴地抓住了Peter的脖子,巨大的压力让Peter瞬间喘不上气,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我要……死了吗……
——梅姨……还在等我回家呢……

Peter攥紧了拳头。

——一定不能就这样死在这儿!

他的手颤抖着搭在了对方的手背上,用尽全部力气想把它推开,殊不知这个动作在对方眼中就像是挠痒痒一般无力。

“有趣的小家伙。”男人手上的力气放松了,空出拇指刮了刮Peter光滑的下巴,看着他带着恐惧与反抗的眼神感到莫名的心情舒畅。Alpha对于弱者想要征服的本能让他的荷尔蒙指数再度爆表,空气中瞬间充斥了这个Alpha独有的味道。

“呕……”Peter在大口吸了一口空气后便无法控制地干呕一声,露出了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男人眼上本该是眉毛的部分高高挑起,两块凸起肉变换的姿态让这张狰狞的脸竟看起来和蔼了一些。

“小男孩,你不喜欢哥身上的味道?”男人问道,Peter用一个白眼作为给他的回答,男人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手终于完全从Peter的脖子上拿开。

Peter瘫坐在地,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念叨着:“恶、恶心的味道……”

“不识货的小男孩,”男人闻了闻自己的手掌,做出了一幅陶醉的表情,“哥的身上可是正宗朗姆酒的醇香。”

“哥觉得你这小子还挺有趣的,”男人冲他眨了眨眼睛,“哥叫Wade,小男孩,要不要和哥交个朋友?”

“唔……”Peter喘着气捂着自己的喉咙,抬眼怒瞪着Wade,Wade顺着他的手看去,脖子上的那块地方已经被自己掐得青紫相间。

“哦好吧,看来哥给你留下了一个不怎么好的第一印象。”

“你……有毛病吗?”Peter觉得眼前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刚刚还要杀了我,现在就又要和我交朋友?!”

Peter讲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怒吼了,他真的是想不通,自己只不过是为了早点回家而走了一次小路,怎么就遇上了一起杀人事件,而且那个刚刚还威胁着要杀死自己的人又莫名其妙地打算和自己交起朋友。

Wade却撅起嘴巴摆出了一幅无辜的样子:“嘿,哥可是真心的小男孩,你在看到哥杀了人后还能在哥威胁你的时候反抗哥。你真的非常勇敢,所以哥想结交你这个不凡的小男孩!”顿了顿,他又调笑着加了一句:“虽然你的反抗在哥看来像小猫咪一样无力~”

——God,我真想打死他。

“那么可爱的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Wade冲他眨了眨眼睛,他这才发现这个面目丑陋的家伙有着一双布满血丝却十分深邃的蓝色眼睛,硬生生让这幅吓人的面孔变得不再那么“面目可憎”。

“Peter。”他也许是被这家伙吓得失了智,竟乖乖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Wade冲他吹了串口哨。

“好名字小男孩,那么从今往后Wade和Peter就是好朋友了~”

——为什么我要和你做朋友啊!

Peter张开了嘴,却没能如愿说出自己内心所想,反倒是蹦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不是'小'男孩!”加重强调的字音让Wade一愣,然后他再度露出了欠揍的笑容,像是心中明了般地摊开了手:“啊哈,小朋友在青春期的时候总会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小男孩,但实际上——你还是个没有品尝过SEX美味的小baby呢~”

Peter在他这番直白的话语后瞬间红了耳朵,不知是羞得还是恼得,他不服于自己被小看,于是学着刚刚的一伙人用挑衅的语气冲Wade说道:“没眼力见的雇佣兵,我已经成年了!也迟早有一天会、会品尝SEX的!”

说完,他的双颊不可抑制地发烫,撇开目光不去看眼前男人玩味的笑容,视线正对上了不远处那具被遗忘已久的稀烂尸体,身子一下子僵硬了。

——我刚刚在干什么?
——他可是个杀人犯!

Peter“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张开腿便跑向了巷子的深处。

“嘿Peter,你要干什么去!”

不顾身后Wade的呼唤,Peter拼尽全力快速逃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逃离了这个危险的男人。

********
在走出幽深的巷子后,明亮的路灯光洒在了Peter的身上,他气喘吁吁地倚靠着墙壁上,想起Wade那张丑陋却又看起来有些温柔的脸,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该死,想那个杀人犯干什么!

Peter没由来地感到心乱,匆匆跑向了家的方向。

 

TBC


————————

被屏蔽怕了,一篇拆成两段发。

评论(9)
热度(125)

© 宁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